aa88 2mgu 7z95 vrvl btx1 o8gg 2q46 wi2e 3dih g0yk

 首页 >> 法学 >> 今日推荐
施 鑫:犯罪场视域下网络暴力行为的控制路径
2019-02-20 15: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施 鑫 字号
关键词:网络暴力;网络犯罪场理论;网络治理

内容摘要:近年来,网络新媒体技术的迅速发展也促使网络暴力问题愈演愈烈。相比学界在社会学和新闻传播学领域对网络暴力行为的研究,犯罪学能为网络暴力行为的治理提供新视角。随着网络暴力行为类型化特征的凸显,网络暴力的范围及其犯罪性得以明确,通过引入网络犯罪场理论,可以明晰网络暴力的时空条件、社会控制疏漏、被害人及潜在的行为人诸因素在网络暴力生成过程中的作用,最终通过合理调控网络犯罪场实现对网络暴力行为的有效控制。

关键词:网络暴力;网络犯罪场理论;网络治理

作者简介:

  摘 要: 近年来,网络新媒体技术的迅速发展也促使网络暴力问题愈演愈烈。相比学界在社会学和新闻传播学领域对网络暴力行为的研究,犯罪学能为网络暴力行为的治理提供新视角。随着网络暴力行为类型化特征的凸显,网络暴力的范围及其犯罪性得以明确,通过引入网络犯罪场理论,可以明晰网络暴力的时空条件、社会控制疏漏、被害人及潜在的行为人诸因素在网络暴力生成过程中的作用,最终通过合理调控网络犯罪场实现对网络暴力行为的有效控制。

  关键词: 网络暴力; 网络犯罪场理论;网络治理

  随着互联网对现实生活影响的不断延伸,网络空间成为新的犯罪场域。传统犯罪正由现实社会向虚拟网络空间异化和蔓延。现阶段人肉搜索、网络谣言、网络诽谤等社会越轨行为频频发生,不仅扰乱网络空间秩序,对现实社会也造成诸多风险。晚近,一些学者将人肉搜索、网络谣言、网络诽谤等行为统称为“网络暴力行为”。①目前学界对网络暴力行为并未提出合理的治理之策。笔者认为,作为社会越轨行为的网络暴力应置于犯罪学的研究视野之中,将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网络暴力行为界定为犯罪,在犯罪场视域下提出有效的治理之道。

  一、反思与演进:从“传统犯罪场”到“网络犯罪场”

  (一)传统犯罪场理论的反思

  犯罪场理论是20世纪80年代储槐植在研究犯罪原因系统论的过程中提出并逐步完善的理论创见。储槐植认为,“场”和实物是自然界物质存在的两种基本形态,实物之间的相互作用是依靠相应的场来实现的,犯罪原因的实现,即是诸因素相互作用产生犯罪,使原来的孤立因素变为犯罪原因。该理论的提出为控制犯罪提供了方便路径,犯罪场语境下的犯罪是由诸因素相互作用产生的,诸因素之间是统一的关系,因而,通过控制犯罪场中任意一个构成因素就能够收到控制犯罪的效果。然而,传统的犯罪场理论也存在不足之处。

  传统理论中的犯罪场是指“存在于潜在犯罪人体验中、促成犯罪原因实现为犯罪行为的特定背景”。犯罪场是主体与客体相交融、客观与主观相结合、存在于潜在犯罪人体验中的特定环境和条件[1]。传统认知的犯罪场包含主体因素和客体因素两个方面。传统犯罪场的主体性因素仅指潜在的犯罪人,即受外界犯罪原因影响并形成犯罪心理的人;客体性因素则包含时间因素、空间因素、侵犯对象(被害人)因素、社会控制疏漏四个方面。犯罪场作为主体与客体的一种关系范畴,是主、客体诸要素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共同体。这种认知将被害人完全视为犯罪过程中的客观要素,而忽视了被害人在犯罪发生过程中的主体性作用。晚近,有学者对传统的犯罪场理论提出质疑,认为随着被害人学理论的发展,被害人在犯罪生成过程中的作用应该受到重视。犯罪过程不是犯罪人在特定领域对被害人的单向侵害过程,而是犯罪人与被害人互动的结果,被害人在犯罪过程中与犯罪人一样,是积极的主体。因而,应该建立以犯罪人和被害人双向互动为核心的犯罪场理论[2]。这种认识符合犯罪的发生规律,在既有犯罪学研究中,被害人在犯罪预防中的主体性作用不容忽视。目前以潜在的犯罪人为中心的犯罪预防和以潜在的被害人为中心的被害预防已经成为犯罪预防体系中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被害人往往直接影响犯罪的发生,因此也必然要将被害原因纳入犯罪原因的考查范围,而不能仅仅将被害人视为完全消极和被动的客体。被害人不仅是潜在犯罪人实施犯罪的客观背景因素,也能主动刺激、挑唆和促成潜在犯罪的实现,甚至有些犯罪中的被害人与犯罪人之间形成合作模式。因而,犯罪场理论应该将被害人提升为与犯罪人同等重要的地位,共同作为犯罪场的核心要素。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深化犯罪场理论,对犯罪的控制效果具有积极意义。综上,犯罪场是以潜在犯罪人和潜在被害人为主体要素,在二者双向互动的过程中,与时间、空间和社会控制弱化客体要素相结合,从而促成犯罪原因实现为犯罪行为的特定背景。

  (二)犯罪场理论的网络化演进

  网络犯罪场是一种具体的犯罪场形态,也是网络社会形成以后犯罪场的新形态。关于网络犯罪场的概念,有学者直接从传统的犯罪场理论出发,认为“网络犯罪场是犯罪场理论在网络犯罪范畴内的进一步演绎,即存在于潜在网络犯罪人内心体验中,促进网络犯罪原因(社会原因和个体原因)转化为网络犯罪行为的特定背景”[3]。有学者认为网络犯罪场是“以潜在犯罪人为中心、以网络生活环境为背景的犯罪主、客体诸要素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共同体”[4]28。上述两种观点对网络犯罪场内涵的界定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均立足于传统的犯罪场理论,将犯罪人作为网络犯罪场的核心要素,而同样忽视被害人的主体地位。此外,关于网络犯罪场的外延界定,理论上存在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网络犯罪场仅仅指网络犯罪,广义的网络犯罪场其作用的结果涉及网上和网下,除了纯粹的网络犯罪外,还包括网络信息诱发下的传统犯罪”[4]28。笔者认为,网络犯罪场的外延应结合网络犯罪的特征合理界定。网络犯罪场作用的结果不仅是纯粹的网络犯罪(仅以网络为犯罪场所和犯罪对象的犯罪),还包括以网络为工具的犯罪;不仅包含发生于网上的犯罪,当网下犯罪行为主要源于网络环境或网络信息的影响时,也应视为网络犯罪场作用下的犯罪行为。综上,网络犯罪场是指在以潜在的犯罪人与潜在的被害人为核心的双向互动过程中,网络主体要素与客体要素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促成犯罪原因实现为犯罪行为的特定网络环境背景。网络犯罪场作用下的犯罪不仅包含线上犯罪行为,以网络为工具实施的线下传统型犯罪也应该纳入网络犯罪场的视域之下。

作者简介

姓名:施 鑫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